当前位置:主页 > 磨丁赌场在哪 >

失业的护堤工见证中国东北三江工程巨变

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日期:2017-12-05 10:20

看护中俄界江黑龙江二九零农场段的护堤员戎立柱四年前失业了,他却长舒了一口气。

看护中俄界江黑龙江二九零农场段的护堤员戎立柱四年前失业了,他却长舒了一口气。

“我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戎立柱说,以前他是中俄界江黑龙江的一名护堤员,现在是江边一家鱼馆的老板。

戎立柱今年53岁,生在水边、长在水边。

戎立柱见证了中国东北三条大河流域近年来的巨变。

在中国东北的黑龙江沿岸,千里长堤犹如巨龙,盘卧在黑土平原之上。大堤两岸,一边是滔滔江水,一边是沃野千里。

这样的场景,戎立柱十分熟悉。

2013年前,戎立柱在黑龙江省二九零农场堤防段当了十多年护堤员。每年从大江初解冰封到安全度汛前,戎立柱都要经常对堤坝巡视,监测水位,守一方平安。

每年汛期的紧张与不安,让这个东北汉子记忆犹新。

“晚上天黑之前一定要巡逻一圈,否则睡不踏实。”戎立柱记得,汛期一到,自己的任务就变得格外重。查看水位,查看大堤状态,有时还要挖沟分流“江岔子”里的江水。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大堤一处失守就等于处处失守。这些道理,当了14年护堤员的戎立柱十分清楚。

4公里责任堤段,14年,戎立柱骑着摩托车不知道来回巡视了多少遍。每年1000元左右的工资并不多,但戎立柱却尽心尽责,从不敢怠慢。

2013年,包括黑龙江在内,中国东北多条河流发生特大洪水,许多沿岸居民都撤离到安全地带。作为一名护堤员,戎立柱需要坚守大坝,每天吃住在一条船上。

“每天要监测水位,水涨了多少,水位是啥样,都要有数。”戎立柱说,那年是做护堤员最累的时候,“天天眼瞅着水涨,我天天骑着摩托看水位。”

戎立柱家中至今还挂着一张照片:他的家被洪水围困,成为一个“孤岛”。

“来回进出都要划船。”他说。

这场洪水使中国东北这片土地遭受了巨额损失。据2013年9月统计数据,洪涝灾害造成黑龙江省超过500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近200亿元。

洪水过后,中国政府痛定思痛,投资200多亿元在松花江、嫩江、黑龙江三江流域进行三江治理工程这一大型治水行动。三江治理工程是中国规划的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旨在大幅提升东北主要江河干流的堤防标准,涉及堤防总长近3000公里,相当于从哈尔滨到广州的距离。

三江治理工程刚开始时,听说家门口的坝要修成水泥的,戎立柱根本不相信。

“这么长的坝,怎么可能修成水泥的,能铺上沙子或是砂石就不错了。”戎立柱回忆说。然而,四年后,一道雄伟的水泥大坝就立在他家门前,他也不用再当护堤员了。虽然失业了,他却并不感到失落。

“工作虽然没了,但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戎立柱坐在土炕上,看着窗外的大坝感叹道。

航拍的三江工程。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与戎立柱一样,三江沿岸还居住着1000多万人。三江治理工程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屏障,守卫着6000多万亩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失业后,戎立柱与妻子在江边开了一个“农家乐”,养鸡、捕鱼、采蘑菇,特色江鱼和出色手艺让不少外地食客慕名而来。过去的忙碌与紧张不安被安逸代替,戎立柱这个东北汉子开始规划更远的未来。

“明年计划在房前屋后栽种上葡萄、果树,再整个垂钓。”戎立柱站在自家院子里琢磨着。“这都是我自己愿意做的事儿。”

  • 上一篇:成都机场罕见大雾 1.5万旅客滞留 所有航班顺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支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老挝磨丁赌场在哪/现状如何/老挝磨丁黄金赌场酷刑-【指定官方中心】 http://texasecolog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