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磨丁赌场 >

德国有望再组大联合政府?两次投票暴露政党间

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日期:2017-12-05 10:20

作者:王薇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30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召集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领导人商谈再次组成大联合政府的可行性。视觉中国图

11月30日晚至12月1日凌晨,施泰因迈尔召集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基社盟主席泽霍夫、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共同会谈,就再次组成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进行商讨。这也是自9月24日大选后,三党领导人首次进行共同磋商。

9月24日德国大选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虽仍位居议会第一大党,但惨胜的结果导致她必须联合一个或两个其他政党共同执政。由于联盟党之前的执政伙伴社民党在此次大选中得票率创下历史最低,因此社民党第一时间表示将不再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转为反对党,以求自保并东山再起。

在随后进行的为期四周的“牙买加联盟”(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执政联盟,因为各自党派代表的颜色分别是黑、黄、绿,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因此被媒体称为“牙买加联盟”)试探性谈判过程中,由于自民党于11月20日凌晨出乎意料地宣布退出会谈,“牙买加联盟”中途夭折。在大选结束两个多月后,德国依然没有产生新的政府,这让选民无所适从。德国着名政治民调机构阿伦斯巴赫研究所11月22日至27日进行的民调表示,德国54%的民众认为随着“牙买加联盟”的失败,德国进入了一个困难的局面。

面对这一困局,作为并无实权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不得不扮演危机管理人的角色。在自民党退出组阁试探性谈判后,施泰因迈尔分别约见各党领导人,谋求团结和理性,呼吁尽快组成德国新一届政府。在上周与社民党主席舒尔茨约谈后,社民党高层之前“绝不再谋求组建大联合政府”的立场发生松动,表示“不会拒绝任何会谈、未来各种可能性都将存在”。

大联合政府重现曙光?

在上周的三党领导人会谈中,施泰因迈尔坚决反对重新大选,他说“我期待各方积极参与会谈,以便在可预见的时间尽快组成政府。你们参加竞选是为了承担政治责任,不能在这个时候相互推诿袖手旁观”。

对于总统的呼吁,默尔克以及她所领导的联盟党振臂高呼。但对之前曾放出狠话的社民党人来说,重新再回到谈判桌上做180度大转弯并不容易。在赴施泰因迈尔总统的约谈前,舒尔茨又表示“我不是为组建大联合政府而去,而是因为总统先生邀请我去。我不谋求大联合政府,不谋求少数派政府、不谋求重新大选,我什么都不谋求。我不知道会谈的结果是什么,但社民党会出于责任为国家目前的局面努力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当然我们知道国家需要可靠和稳定,但更需要改变。”

舒尔茨一番寡淡的言论让人对大联合政府燃起的希望又冷却下来。这次总统与三党领导人进行的会谈持续了2个小时,12月1日凌晨三党主席面带微笑离开施泰因迈尔的官邸贝尔维尤宫,均称会谈顺利,但并没有如期待的就大联合政府组阁谈判发表联合声明。各方均对会谈内容讳莫如深。

社民党1日上午召开扩大会议,主席团成员、社民党籍州长和各州社民党主席对会谈结果进行进一步商讨。1日午间,《图片报》发消息称,社民党愿意和联盟党开启大联合政府组阁谈判。舒尔茨随后否认,并称这一消息来源于联盟党内部,并表示他与默克尔总理通电话时强调“这种做法不能被接受,散布这种消息只能破坏两党互信。”12月4日舒尔茨将召开社民党主席团会议,以正式表明对大联合政府的最终态度。

对于默克尔和联盟党来说,再次组建大联合政府是一种最简单和舒适的选项。但对于社民党而言,再次组建大联合政府意味着对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再次俯首称臣。一位社民党资深议员不无忧虑地说“再次参与大联合政府的话,4年后社民党的得票率恐怕连20%都到不了”。

自9月24日以来,德国组阁可谓“进一步,退三步”,54%的德国民众认为各个党派都只想着自身利益,而不顾国家利益。时至今日,虽然大联合政府成为众望所归的方向,但是否能组成大联合政府,以及即使组成了大联合政府,它将往何处去成为各方担忧的焦点。而近期发生的两起黑天鹅事件愈发让社民党和联盟党之间脆弱的互信雪上加霜。

让“大联合看守政府”再遇尴尬的“黑天鹅”

在新一届政府没有组成之间,上一任的大联合政府依然是德国的看守政府,负责整个国家的运转。9月24日大选结束后,新选出的709名议员于11月21日举行第一次工作会议,然而在首次会议就并不顺利。起因很简单:2008年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金融危机爆发。爱尔兰金融机构受欧元区债务危机影响濒临崩溃。2010年,欧盟通过对爱尔兰85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通过努力,爱尔兰经济企稳回升,并于2013年宣布正式退出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导的金融援助计划,成为第一个走出欧债危机阴影的国家。

近期,爱尔兰政府向欧盟提出希望提前归还当初向欧盟借的贷款。因为德国作为欧盟成员国参与了对爱尔兰的救助,因此德国联邦议院要投票通过允许爱尔兰提前还款。默克尔明确说,她已经向爱尔兰政府表示德国会在此事给予支持。然而在投票现场,社民党人对联邦政府的立场投了反对票,以至于议会不得不动用极少情况下才使用的“离席计票”(一般情况下,德国联邦议员在投票时通过举手示意,议长观察后预估结果即可。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意见分歧差别实在无法通过肉眼判断,只能请所有议员暂时离席到会场外,然后通过三扇分别标有“赞成”、“反对”和“弃权”的门重新进入会场,工作人员会在门口通过清点人数精确计票。)在经过一番周折后,默克尔因为获得了自民党和绿党的支持而艰难取胜。

事件的导火索本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体现的却是社民党和默克尔之间越绷越紧的关系。而这次投票事件刚好也是一次试水,说明了可能存在的少数派政府是多么不具备可操作性。难怪会后一位不具名的基民盟议员说,“这里越来越像个大市场了。”

第二个黑天鹅事件也是一次投票,与前者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在欧盟层面上的投票。11月27日,欧盟植物、动物、食品和饲料委员会宣布,该委员会28个成员国投票(18票赞成,9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了一项争论已久的决议,允许将出售和使用草甘膦的期限再延长5年。

草甘膦是上世纪70年代由孟山都公司研发上市的除草剂活性成分,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除草剂。但2015年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表“草甘膦可能致癌”的论文,虽然后来多家国际性研究机构得出了与IARC相左的研究结果,但对于是否允许继续使用草甘膦的争论从学术层面上升到了政治层面。本来草甘膦在欧盟的使用许可在2016年6月已经到期,但因为当时陷入致癌风波,各国对是否延期以及延期多长没有达成一致,最后采取了只延长18个月的折衷方案。这个临时决议面临今年12月15日到期,欧盟再次需要重新投票选择。通常情况下德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和社民党作为执政伙伴,如果在某一欧盟议题上存在无法调和的分歧,那么德国政府在投票时将会投弃权票。在之前一轮的投票中,德国投了弃权票,这也是默克尔所代表的德国政府的立场。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11月27日的投票中,德国农业部长施密特(基社盟)对该决议投了赞成票。这一张赞成票彻底激怒了社民党人。环保部长亨德里克斯(社民党)指责施密特背信弃义,她说投票当日上午两人还曾就此事沟通,她反对再次延期使用草甘膦,并与施密特达成了德国会投弃权票的妥协。紧接着,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娜勒斯表示“基社盟明显违背了互信契约”。

施密特在接受采访时辩解,德方决定支持延期是有交换条件的,第一次让欧盟为使用草甘膦设定了某些重要规范条件,况且即使德国不支持,欧委会也能强制通过这项决议。默克尔对施密特的单独行动公开表示斥责。据联邦政府新闻发言人称,默克尔也是在投票后才知道施密特的决定。据悉,基社盟主席泽霍夫倒是提前就知道施密特要投赞成票,并对目前此事引起的轩然大波和批评指责不解。

联合执政的结构性问题依然无解

即使社民党内部给大联合政府开绿灯,但解决的只是暂时组阁的问题,联合执政的结构性问题仍无法解决。曾经的执政伙伴渐行渐远,基民盟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时代》周报甚至打出默克尔时代行将结束的标题。

然而,纵观德国,除了默克尔以外仍没有一位政治家具有与她同等的政治勇气和定力带领欧盟的经济引擎和稳定器继续发展。鉴于各方对大联合政府尚存怀疑,基民盟经济界人士已经鼓励默克尔不要怕组建少数派政府,黑森州前州长罗兰德·科赫还以其2008年-2009年的黑森州经历试图证明少数派政府并不是不可行。而绿党也开始在牙买加联盟受挫后再次进行“颜色游戏”,有人提出“肯尼亚联盟”(既联盟党、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党派代表颜色为黑、红、绿,似肯尼亚国旗),然而在本已可以过多数的联盟党和社民党之间,绿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也让人没有底气。

很难想象,在圣诞节前德国会组成新一任政府。或许舒尔茨说的对,德国需要的是一场改变,一场从上到下的彻底改变。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网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 上一篇:Netflix原创影片数量将爆发 80部跨类型作品明年上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支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老挝磨丁赌场在哪/现状如何/老挝磨丁黄金赌场酷刑-【指定官方中心】 http://texasecologix.com